故事:这辈子,就算是死了,也绝对不可能把季太太的位置让出来


01

沈济宁找到洛星的时候,她已经晕过去倒在季家的祖坟边上,浑身湿透,紧紧的环抱着自己,脸上看不出一丝血色!

“洛星!”沈济宁吓得魂飞魄散,冲过去抱着洛星就上了车,一路疯狂飙车把洛星送去了医院,医生说,她高烧41度,要是稍微再晚一点点送过来的话,那可能就真的没救了。

沈济宁握紧了拳头,文雅的容颜上难得的出现了嗜血的光芒。

他拿出手机,拨了季天烨的电话。

“洛星要死了,在医院!”

季天烨的心猛然提了起来,深邃的瞳孔急剧的收缩,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但是随即,他就平静了下来,冷冷的问道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?季天烨,你是真的要看洛星死在你面前你才甘心是不是,她那么喜欢你,你就这么狼心狗肺?”

沈济宁咬牙切齿。

“呵呵,这一切都是报应,当初烧死洛婷的时候,她就知道自己会有今天的下场!”

季天烨摔了手机,每一次提到洛婷,他就会格外的心烦,就连幕晨晨过来看他,都被他吼了两句。

烦躁的在书房转来转去,但是到底在烦躁什么,他自己都不知道,只是一闲下来脑海里就会浮现洛星那张冷冰冰的脸。

“你还不能死!”

他一拳砸在墙上,低沉的嗓音犹如地狱归来的阎罗一样,那凉薄的嘴角微微扬起。

他让管家去医院把洛星接了回来,自己就在家陪着幕晨晨在花园里散步。

而且他一点都不担心洛星会不回来。

他就是吃定了洛星不会放弃季太太这个位置!

果然没过多久,就看到管家开车把人给接了回来,而且,沈济宁还像条忠犬一样跟在她身后,小心的呵护着她。

无名的怒火瞬间就占据了他的全身,他拉着慕晨晨亲自走到门口,看着沈济宁在洛星的坚持下开车离去。

“哟,没死呢,我还以为你跟着你的男人潇洒去了。”幕晨晨看着沈济宁的车子离开,得意洋洋的笑着,紧紧的抓住季天烨的手臂。

季天烨在听到“你的男人”这个词之后,深邃的眸子更加的漆黑了,那看不透的眼底涌现出嗜血的光芒。

就仿佛洛星真的给他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一样。

“怎么,跟着沈济宁过夜的感觉,爽吗?”

冰冷的仿佛万年冰窟里凉气的声音,季天烨那质问的口气彻底让洛星生气了。她嘴角微微的上扬,呈现出一个很灿烂的弧度!

“嗯,还可以!”

她居然大方的承认了!

“赶紧给我滚回去!”

季天烨气的捏了一把幕晨晨的手臂,疼的幕晨晨的皱起了眉,但是很快,幕晨晨就挡在了洛星的前面。

“天烨!她都公然跟着别的男人过夜了,还这么不要脸的承认,你把她赶出去算了!”

慕晨晨不愿意让洛星再进来,然而洛星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进了大厅。

季天烨眯着眼睛,一句话都没说,反而是抓着慕晨晨的大手,无意识的用力,捏红了她的手臂。

幕晨晨心里一紧。

“天烨,你为什么不把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赶出去?”

“留着她,有用。”

季天烨望着洛星消失的地方,缓缓的扬起了嘴角,然后低头温柔的亲在幕晨晨的嘴角。

慕晨晨娇嗔的看了季天烨一眼,眼底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芒。

没几天,慕晨晨就被查出来怀孕了。

“怀孕?”

洛星手里拿着一本书,听到这个消息,猛然抬头,手里的书掉落,砸在她没穿鞋子的脚上,疼得她皱起了眉头。

02

“对,慕晨晨怀孕了,我们离婚。”

季天烨十分冷漠的站在她的面前,陈述着一个残酷的事实。

“离婚?”洛星恍惚了一下,差点忘记了呼吸,苍凉一笑,“你要是有本事把人在外面养一辈子,那你就让她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“而离婚,”洛星眼底忽然闪过一丝狠厉,“绝无可能!”

“别跟我犟,你以为要是我想跟你离婚,你还有拒绝的权利?”他觉得她有权利跟他正面硬杠?

但是此刻,看着洛星眼底闪过的悲伤绝望,他居然没有觉得畅快,反而有点闷闷的。

“那也不可能!除非你弄死我!”洛星嘶吼。

这辈子最大的错误,就是嫁给了季天烨 。

但是,最执着的事情,也是嫁给季天烨,哪怕,在那种情况下,她都是还是咬牙跟着季天烨去领了结婚证!

这辈子,就算是死了,也绝对不可能把季太太的位置让出来!

“给你五千万,明天民政局见,你要是不来,就别怪我一个人解决这件事情!!”季天烨转身离开,去了幕晨晨的房间,深更半夜都还能听到外面热闹的声音,仿佛是幕晨晨又吐了!

幕晨晨,怀孕,离婚!

这些字眼像是尖锐的刀子样,从洛星的心里划过,她脑海里浮现出自己流产的三个孩子,那都是在季天烨的强迫下失去的。

而现在,幕晨晨一怀孕,季天烨高兴的跟个什么一样。

“我绝不离婚!”

第二天,民政局。

季天烨带着幕晨晨,而洛星一个人站在他们的对面。

“离了婚,你就带我去领结婚证!”

幕晨晨昂着下巴,得意的看着洛星,那不大不小的声音,刚好让洛星听见。

季天烨宠溺的点了点头。

“死了这条心吧,我是不会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,幕晨晨,就算是孩子生下来,也只是一个私生子,你要是考虑清楚了,你就生了吧。”

洛星冷冷的盯着幕晨晨的肚子,就算刻薄如幕晨晨,她怀孕之后,脸上都带着几分小心翼翼,那初为人母的样子,跟她以前一模一样。

唯一不同的是,她身边男人的态度!

心狠狠的疼了起来。

“由不得你!”

季天烨走了过来,提着洛星的手臂就要进去,整个民政局都被季天烨的人给清理干净了,现在就剩下他们。

“不可能!”

洛星今天过来,只不过是听见佣人说了季天烨准备离婚之后立刻跟幕晨晨的结婚,气的头晕了才会冲过来。

“你觉得你有拒绝的资格?”

季天烨低头,一眼就看到洛星苍白的脸孔,还有偶尔闪过的受伤,他的手一僵。洛星轻易的就从他的手里逃脱了出去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

幕晨晨看着洛星逃走,气得跟在后面追了起来,季天烨也跟了上去!

跑了一路,洛星差点撞到别人的车上!

“想死啊!”

刺耳的刹车声响起,洛星被撞倒在马路上,膝盖被撞出了血。

“你就算是跑到了天边,也绝对不可能逃得掉的!你注定要跟季天烨离婚,我告诉你,我肚子里的孩子,是季天烨亲生的!”

幕晨晨追了过来,死死的抓住洛星的手,拽着她就往民政局走。

季天烨亲生的?

难道自己怀的孩子,就不是季天烨的了?!!!

“我看谁敢让洛星跟季天烨离婚!”

03

就在幕晨晨抓着洛星赶回去的时候,一道有力的声音传了过来,洛星回头一看。

“奶奶?”

居然是季天烨的奶奶!

她不是在山上吃斋念佛,几年都难得下来一趟吗?

“放开。”

老太太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,站在幕晨晨的面前,炯炯有神的双眼看着幕晨晨抓着洛星的手臂,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幕晨晨不自觉的把手放开了。

然后才觉得有几分不对劲,大声嚷嚷了起来:“你是谁啊!”

“我是季天烨的奶奶!”

季天烨的奶奶突然赶了回来,坚决反对季天烨跟洛星离婚!

“这件事情我不同意,你自己看着办吧,反正我们季家的男人,绝对不能离婚!”

不管是从什么方面来看,季天烨都不能离婚,他是季家的继承人,他的个人动向,都会影响企业的发展。

而且,她一看这个慕晨晨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毫无教养的在大马路上就敢粗野的动手,简直看不下去。

“奶奶,她怀孕了。”

季天烨坐在蔡永梅的左手边,而右手边坐着洛星,她静静的坐着,不去看季天烨也没有任何的悲伤,所有的情绪都被她隐藏了起来。

“打了!”

蔡永梅大手一挥,坚决的说道。

他们季家,绝对不能让这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生下继承人!

“不可能!”

季天烨非常生气,仿佛蔡永梅让幕晨晨把孩子给打了,是一件多么深恶痛绝的事情,然而就在不久前,他亲手打掉了他的另外一个孩子!

洛星抬起头来,深深的看进季天烨的眼里:“我绝对不会跟你离婚,这辈子都不会!”

季天烨奶奶回来了,非常有力的打断了季天烨的计划,也非常不客气的踩碎了慕晨晨的美梦,她以为自己只要把洛星赶走,就能在季家成为女主人!

但是蔡永梅说了,要是季天烨敢离婚娶了幕晨晨,立刻就会跟季天烨断绝关系,并且再也不会跟季天烨说上一句话。

季天烨只能妥协。

“别以为不离婚,我就治不了你!”

蔡永梅在季家老宅住了下来,然而洛星跟季天烨还是回到了半山别墅,而这个别墅里面,还有着一个等着洛星回来的幕晨晨。

回来的第一天,洛星一天都没有吃饭,家里的佣人全部都不在,冰箱里没有一点吃的,就算是点外卖,都没有一次收到吃的。

她知道,这一切都是慕晨晨指使的,最后也懒得跟她计较,直接开车出去吃饭了。

她找了沈济宁一起。

“蔡奶奶回来了,你的日子,是不是要好过很多?”

饭后,沈济宁不经意的问了一句,洛星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:“济宁哥,是你告诉蔡奶奶的?”

难怪,不然蔡奶奶在山上住的好好的,怎么可能回来?

沈济宁不在意的点头:“只要你好过,什么事情,我都愿意做!”

沈济宁说,他找人把洛星的处境不小心透露给蔡奶奶知道,当初也被小—三狠狠的羞辱过的蔡奶奶立刻就赶了回来。

“谢谢你,济宁哥!”

“客气什么?对了,你哥最近好像出了点事情,你有时间的时候,过去看看。”

沈济宁提醒了洛星一下。

洛星从餐厅出来,直接去了哥哥的公司。

“今天再不把钱还上,明天我就卸了你一条胳膊!”

还没进门,就看到一群要债的人在办公室门口堵着,所有的东西都砸了,洛城桀被人摁在地上抬不起头!

04

“放开我哥!”

洛星冲了过去,推开了所有的人,张开手臂保护了洛城桀:“他欠你们多少钱,我来还!”

“三个亿!”

洛城桀的公司因为投资失误,资金被套住,已经濒临破产了!

“你哪来这么多钱?!”

洛城桀看着自己的妹妹,他知道洛星在季家的日子不好过,所以就算是到了这种地步,都不敢让洛星知道。

“我来想办法!”

洛星能想什么办法,她的世界里,能够随随便便拿出三个亿出来救人的,就只有季天烨了。

“救救我哥。”一向倔强的洛星站在季天烨的面前,挺直了腰背,静静的看着季天烨,声音里带着几不可见的乞求。

“不可能的,洛星,”季天烨毫不犹豫的拒绝了:“既然你不肯跟我妥协,你就早该做好准备!”

季天烨是多么高傲的人,这次离婚的事情,等于是在他的脸上狠狠的呼了一下。

他怎么可能还会同意去救洛城桀?!

洛星低着头从季天烨的书房走了出来,手脚无力的靠在走廊上。

“呵呵,怎么,被赶出来了?”

幕晨晨抱着肚子走了过来,笑的十分的刺眼。

洛星提脚就走。

“你哥哥的事情?”

慕晨晨笑了,她知道洛星为了什么事情才会去找季天烨。她的小手放在还没有隆起的肚子上,来回抚摸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洛星猛然顿住,回过头来。

“我可以帮你,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!”

幕晨晨就是看不顺眼洛星,明明就是一朵路边的狗尾巴花,还把自己装的有多么的矜贵,要不是有蔡奶奶撑腰,她早就应该成为季天烨的下堂妇!

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晦暗。

“就凭你?”

洛星笑了,有点讽刺。

三个亿的资金,就算是沈济宁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拿出来,更何况是幕晨晨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。

幕晨晨面色一僵,但是很快就恢复了:“我是没本事,但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有!”

她只要开口,季天烨肯定给她!

“条件!”

洛星舔了舔干涩的嘴角,脑子里闪过今天白天看到自己哥哥被人压在地上的场景!

“从季家搬出去!”

洛星答应了幕晨晨的要求,前提是,幕晨晨必须帮洛城桀把这个资金的空缺给补上。幕晨晨指天发誓,一定补上。

于是洛星收拾了东西,跟季天烨告别。

说实话,在这个别墅里住了三年,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,就算是失去孩子的时候,都没有想过。

那是因为,她真的很爱季天烨。

跟洛婷一样的爱。

只可惜,季天烨喜欢的是洛婷,并且因为当年那桩莫名其妙的事情,一直都对洛星怀恨在心。

“我要离开。”

还是在书房,出去一趟回来,就完全改变了态度,就连说话的声音,都变得嘶哑,仿佛是刚刚哭过。

季天烨讶异的看了洛星一眼,冷哼道:“又在玩什么把戏?”

洛星的性子,他一清二楚,只要是她说过的话,就绝对不可能回头。

她说了死也不会离婚,死也不会离开这个别墅的。

“就像你看到的这样。”

洛星不想解释,她不想看到哥哥被人欺负,要是解决不好,那是要坐牢的。她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哥哥进去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。

“呵呵,慢走,不送。”